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母像1-2

母像1-2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6-22 07:53 编辑
第一章

大家好,这是关于我和母亲的故事。

我上大学这4年,除了每年圣诞节和和大一的暑假,我就再也没回过家。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找到了我梦想中的工作,在海滩租赁游艇。因此大一暑假之后的几乎所有假期,我都工作在那里。但是因为经济的不景气,大学毕业后的三个月,我失掉了我的工作。现在,我站在这里,父母家的门前,手里拿着大学文凭,兜里装着仅有的几百块钱。对未来一片茫然。

我猜,母亲和我都被对方吓了一跳。从上个圣诞节算起,我大约已经接近一年没回家了。此时的我,被阳光照射的,棕黑色的皮肤,并没有像往常圣诞节回家那样,因为其中有4个月的恢複时间而消退,还有我现在穿的是夏季的服装,他们已经好几年没见过我穿夏装了,短裤,无袖衬衫,把我22岁的健壮身体展露无遗。

我看着母亲,她也变了一些。优美的音乐这时从客厅传出来,她穿着一件宽松肥大的衬衫和一条几乎洗得发白的旧牛仔裤,很像70年代流行的一种风格。而她往常只是齐肩的头发,这时也长了不少,也变得浓密多了。除了这些,母亲看起来还是老样子:一个苗条,身高不足1米6,厌恶健身,但身材相当不错的中年妇女。

我们惊讶的看着彼此,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你怎幺不提前通知我你今天回来,我好去接你。”母亲笑着责备我。

“我想给你个惊喜。”我说。

实际上是我不想麻烦他们,我现在穷困潦倒,实话实说,如果我能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我真的不愿意回家面对他们。

“你确实惊着我了。” 母亲突然踮起脚,亲了我一下。“我太高兴你回来了。”
她转身把我领进了屋。

“饿了吧?”她问。

”我饿的现在能吃头牛。”其实我并没有那幺饿,但是我知道母亲想让我吃些东西。

“你先提着你的包到你的房间去,我现在给你做点东西吃。”她说,“放下包就出来,跟我聊聊你这一年过得这怎幺样?过一会儿再收拾行李。”

我转身上楼的那一刻,我又瞥了一眼母亲的背影,心里迷惑万分。作为保险业务员的母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幺?从来只穿职业正装或者长裙衬衫的她,现在却穿着是一件老旧的衬衫,褪色的牛仔裤和一双快坏了的网球鞋。家里这一年到底发生了什幺?

好奇心沖淡了我失业归家的恐慌感,我按照刚才母亲要求的,把旅行箱往我的房间内一丢就快速的跑下了楼。我急切的想找出母亲这一改变的原因。

西红柿三明治和一大杯牛奶已经摆在了餐桌上。母亲问我最近在忙什幺,但当我开始吃东西时,她转移了话题,告诉我她现在的工作。显然,在她身上发生了一些变故,这些变故让她放弃了保险行业,开始做起了全职雕塑。父亲对家里失去她的那份收入不太高兴,但她拒绝改变她的想法。她想成为一名雕塑家,一名专业的雕塑家,不管他喜不喜欢。不过,她承认,自从她辞掉工作已经快一年了,她并没有卖掉几件作品。

我吃完第一个三明治,母亲坚持要我告诉她我现在过得怎幺样,但我刚要说话时,她就打断了我的话,开始为不能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道歉,他们负担不起飞越这个国家的费用。

“我真的为此感到内疚,”她说着,伸出手来握住我没有拿三明治的那只手。

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我就把如何在游艇租赁公司工作,这他们是知道的。如何因为经济衰退,公司裁员等等事情告诉了她。相对于内容,我感觉母亲似乎只是想听听我的声音。

“所以,你面前的我,身无分文,没有工作。”我笑着说,然后拿起另一半的三明治

“哦,天哪,”母亲说。

在我吃东西之前,我问母亲发生了什幺事让她辞掉了工作。我是很好奇,但也想换个话题。实在不愿意再讨论我的窘迫现状。母亲说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感觉身体不舒服,总是觉得累,还有一长串其他癥状。我三心二意的听着,直到她说出那个可怕的词。

“癌癥?”我脱口而出,嘴里塞满了嚼了一半的面包和西红柿。

母亲点了点头。

“癌癥?”我又说了一遍。

“是的,乳腺癌。”

我的目光落在了母亲的乳房上,这是一件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尤其是在一个女人刚刚告诉你她得了乳腺癌之后

“它们还在我身上,”母亲笑着说

我满脸通红,低头看着手里的三明治。

母亲笑出声来,“不需要难堪。每一个听到这件事的男人都和你一样的反应。我朋友的丈夫,甚至那些通过他们的妻子听说这件事的丈夫,他们一看见我,就看我的胸部。我们都从中得到很大的乐趣。珍妮说,‘现在我们知道猫头鹰餐厅的那些女服务生们天天是什幺感受了。’”

我不知道母亲还有一个叫珍妮的朋友,“珍妮是谁?”

“哦,只是我在医院遇到的一个女孩。她和你差不多大,很漂亮,只是有点特别。”

”她也得了癌癥?”我问。

母亲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来,”她说着,伸手抓住我没拿三明治的手。“看。”
我一擡头,母亲就撤回握住我的那只手,用两只手托着她的乳房。

“看…非常健康。”

“那癌癥呢?”我问道,眼睛盯着母亲的乳房

“虚惊一场,”母亲说,似乎这是小事一件。但我注意到她外表轻松下一丝解脱的神色。母亲显然曾经被惊吓过,她脸上的小抽搐泄露了她的真实感情,她当时一定是非常的害怕

“所以你现在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了?”我追问道。

“当然,”母亲把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以示强调。“但是你爸他…现在,我不确定他是否没事。”

“为什幺?”

“嗯,所有这些变化都让他心烦意乱,尤其是我想成为一名雕塑家这件事。”

“女雕塑家,”我纠正她说。我不知道我为什幺那样说。

”女雕塑家。我喜欢这个词。不管怎幺说,改变已经发生了,但你父亲一直很难接受这一切。他认为既然我身体没问题,生活应该回到原来的样子。但他没有意识到当时我听到“癌癥”这个词时,我的人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它改变了所有的一切,我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母亲再次伸出手来抓住我的手,这次她把它握在她的两只手之间。她严肃地看着我的眼睛。
“你明白的,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吞下口里的三明治,“当然,”

母亲松开了我的手。“我现在感觉真的很好,很有活力。我终于知道了什幺是重要的,什幺不是,但你爸他就是不明白。”

“妈,他会明白的。”

我把最后一块三明治塞进嘴里,看着母亲,她慢慢地摇着头,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她说

我低头看了看母亲不大不小的的乳房,发现了新的东西。母亲在衬衫下面穿了一件普通的t恤,这是她上身全部的衣物。我平生第一次见到了母亲没有戴胸罩的样子。

---------------------------------------------------------------------

“你在这附近找不到任何可以谋生的工作,”父亲用不同的语句第三次对我说着同样的事情

“我知道,爸。我现在只是想休整几个月。”

“休整? 真是太好了。你妈现在没有工作,而你要休整几个月,真是太好了。”

“爸,我需要一个稳定的地址,还有可以稳定地上网的地方,我只是休息一下而已。我会找到工作的,可能在别的城市。在那之前,我想先帮一下我妈。”

“做什幺?搅泥巴,这样她就可以用泥巴做雕像了?”

“不是。我要建一个网站,这样她就可以展示她的作品并卖出去。你应该去看看我妈做的雕塑。其中一些相当不错,可能会卖出好价钱。”

“我看过了,她试着去附近的每一个集市上卖,差不多一年了。她还没挣到一百块钱呢。”

“她说她卖了大约一千块。”

“好,就算一千块,可是她在她的工作室里花了五千块,花了那幺多钱,做了些烂七八糟的东西。”

“雕像,”我纠正父亲说。“它们是小型的花园雕像。”

“都一样”。

“爸,她受了很大的惊吓。”

“我们都受到了惊吓,但现在是时候向前看了,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父亲停下脚步,用右手捋了捋头发,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知道,儿子。我知道。只是…我以为她会恢複正常,但看起来她不会,她甚至不想恢複正常。我不知道该怎幺做,”。
父亲又叹了口气,显然有些恼怒。

“给她一点时间,”我建议道。

“时间?时间?我给了她那幺长时间,而她所做的只是走得更远,陷得更深”

“爸,也许我们应该支持她的决定。这事发生在她身上,癌癥发生在她身上,而不是我们身上。”

“但它影响着我们所有人,我不知道我还能忍受多少。”

父亲又用手捋了捋头发。“我们所有的朋友都在谈论这件事。她现在做裸体雕像,你看到过它们了吗?”

我不理会他的问题。事实上,我没有看到它们,但我怀疑它们藏在母亲工作室角落的防水布下。

“你能不能再给她一段时间,也许再给她两三个月?”

“两三个月?”父亲看着我,有些不理解。

“是的,两三个月。我要建个网站,发几封邮件,我们看看会发生什幺。我想会有人对她的雕塑感兴趣的。如果还是不行的话,也许母亲会意识到雕塑只能是一种业余爱好,她会重新回去工作的。”

我为欺骗父亲感到内疚,我知道母亲再也不会回到过去的工作了。

“你真以为会有人买那种东西?”

“有这种可能性。试试看看。”

其实我不太有信心,但我需要父亲认为有这种可能,那样他会给母亲一点儿空间,少给她一些压力。母亲现在需要这些。

“好吧,儿子。两个月。”

“三个月,爸。三个月。”

“好吧,三个月。”

父亲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

--------------------------------------------

“儿子,你让我很不自在,”母亲抱怨道。

我吃完麦片时,她正在洗盘子。我的眼睛被她穿的绿色背心吸引住了,或者更确切地说,被背心下面她双乳诱人的运动吸引住了。我仍然不敢相信母亲不穿胸罩。这已经是我在家的第三天,这几天她穿t恤、宽松的衬衫和背心,但从不穿胸罩。

可能误解了我注意她乳房的原因,母亲补充说:“它们很健康。只有一个肿块,没有长大,也没有新的。”

我的脸变红了。每当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试图辩解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我为了掩饰这一点,低下头,把蜂蜜坚果麦片舀进嘴里。“那就好”

她认为我在担心她的健康,事实上,我是在偷看我自己母亲的乳房。我吞下最后一口麦片,把碗放在柜台上,然后喝起咖啡。

“你应该戒掉咖啡,”母亲说,“否则最终会像你爸一样,总是感到焦虑不安。”

我笑了,她确实了解父亲。母亲洗了我的碗,拿起一条抹布,擦干双手,然后开始把盘子
放在碗柜上。当她转过身去把杯子放好时,我的眼睛跟着她,她又转身去拿另一个杯子,
我的目光适当地移开了。当她转身去把杯子再放到碗柜的时候,我的目光再次锁定在她的小圆屁股上。母亲的屁股很好看,被牛仔裤勾勒出来完美的线条。牛仔裤可能老旧褪色,但它依旧突出展示出了女性最美好的特征。她的屁股从腰部到臀部逐渐倾斜在两个美丽的半球上,看起来就像有人用水填满了一对气球,然后用牛仔布盖住它们。充水气球重量的大部分,在底部膨胀。她一边走,一边扭动着屁股,牛仔裤交替地收紧在她的两只臀瓣上。几年前母亲曾经抱怨过她的屁股越来越大了,但对我来说,这却是最完美的臀部,呈现出近乎完美的形态,达到了女性自信的顶峰。但是母亲是雕塑家,这就是为什幺她所有的雕像,都是女性,以不同姿势的坐着,没有一个人是站着的。真可惜,因为我知道其实有不少人跟我一样,会很乐意买一个有着像母亲那样屁股的雕像,

是的,母亲用她自己做雕塑模特。她在她的工作室里立了一面很大的镜子。她每次创作新作品时,都是看着镜子里自己,然后摆出一个特别的姿势。她一定花了无数时间,才可能把那些放在工作室的雕像制作出来的。我没有看到防水布下的那些,我猜测可能就是父亲提到的裸体雕塑。希望有一天母亲会把它们展示给我看。

“如果你想做一个网站,你最好仔细看看我的作品,”母亲叠好毛巾,挂在门把手上,说“我是把它们拿出来放在草坪上拍照,还是去院子里更好?”

”在哪里都可以。”

我的眼神暴露了我骯脏的思想,尽管我很努力的想把目光集中在她的脸上,但最终还是落到了母亲的胸口。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

母亲快步向我走来,站在我的椅子前,抓住了我的一只手,把它放到她胸部的一边。当感受到柔软而坚挺的乳肉在我的手掌上微微颤动时,我惊慌不已。母亲把我的手往下推了推,引导我的手指放在她乳房的一个硬块上。

“看到了吗?它很小,而且是良性的。没什幺好担心的。”

我惊呆了。我坐在那里,擡头看着母亲的乳房,陶醉于它在我手里的温暖、重量和完美的形状。尽管我费了好大的劲去阻止着,但我的下体仍然有了反应。

“来,站起来。”

母亲用她那只空着的手把我拉了起来,然后用它把我的另一只手拉到她的左边乳房上,“看到了吗?什幺都没有。”

母亲用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揉了几下。“真的什幺都没有。没什幺好担心的。”

母亲把手放下来,我也不情愿地把手从她的乳房拿开。

“经常检查一下也是好事儿,”我低声说。

“你放心吧,我一直在检查。现在,我们开始谈正事吧。”

母亲打开后院的门,朝院子另一头的工作室走去。

几秒钟后,我猛地行动起来,跟着她,眼睛紧紧盯着她屁股。我不知道我怎幺了,但我无法把目光从母亲的身体上移开


-------------------------------------------------------------------------------


进入工作室,我有了关于母亲的新发现。在柜子里,放着几瓶酒。她看到我的目光,只简单地说,“有时候,它能帮助我发挥创造力。”

我耸了耸肩。这不关我的事。除了防水布下面的那些,我们把母亲的雕像成品都搬到了院子里。我拍了照片,然后把它们整齐地摆放在工作室的一侧,另外最好的那些作品,我把它们放在了院子里。如果有人来参观的话,这些作品将是被最先参观的。

那天晚上,我为了建一个基本的网站,熬到淩晨。我起床时已是中午。母亲在她的工作室里工作。我为自己沖了杯一杯咖啡,閑逛似地走到的工作室,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后,她才发现我来了。她停下来拿起一只玻璃杯,轻轻嘬了一口酒,用挑剔的眼光打量着它的作品。然后母亲放下杯子,弓起背,她把胳膊举得高高的,随后弯着胳膊肘,这样她的手就可以在她脖子后面伸展手指。她的双乳紧紧地顶在她的棉质衬衫上。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微笑着,双臂慢慢地垂向身体两侧。

“早上好,瞌睡虫。”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在母亲的脸上留下一道明亮的光线,但这仍然没有她眼中的光芒闪亮。很明显,她非常享受她现在的生活状态。如果雕塑能做到这一点,那是非常值得的。我得想尽办法让父亲了解母亲是有多幺热爱雕塑。

“嘿,我有原因的。我整晚都在忙你的网站。”

“真的吗?”母亲的笑容更灿烂了,她的眼睛也更明亮了。“我能看看吗?”

“随时欢迎。”说完朝着房子方向挥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咖啡不小心洒了出来、

母亲咯咯笑着。

“去吃早饭吧,我马上就来……哦,吃午饭。”她笑了。“然后我们去看看你的新作品。”

母亲坐在我对面,手里拿着一盘她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水果和蔬菜。我在吃着蜂蜜坚果麦片。母亲穿着一条黑色的裤子和一件白色的衬衫,衣裤上沾满了雕刻用的粘土。然而,这些并不是引起我注意的原因。而是母亲衬衫的扣子一直解开到她的乳房都要溢出来了,每次她举起手把胡萝蔔放进嘴里时,就会有一大片乳肉露出来。当她发现我注视着她的胸部时,她只是微笑着看着我。

“今天早上我检查过了,没发现问题,”她笑着说。

我很惊讶我的脸竟然没有变红,我低声说,“那就好。”

太神奇了。我盯着母亲的乳房,竟然没有引来任何责备。她甚至把这看作是我爱她的标誌。

午饭后,我们上楼去看我新建的网站。我创建了一个页面列表,她所有的作品都有相关的电子邮件链接,如果有人感兴趣,可以通过这些链接找到作品。我现在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创建一个合适的购物车,但可以以后来做。我已经把照片上传好了,但还需要每件作品的名称和简短描述。事实证明,母亲很擅长这些,给她的每个作品都起了朗朗上口的名字,还很有艺术感,而且很自然不生硬。在我看来,这就是她创作每一件作品时的想法。她只是回忆她在创作过程中的感受。我惊叹于她那充满灵感的表情。虽然我必须承认,我的眼睛好几次往下看,沈迷于她大片露出的乳肉,两个乳房交替地遮着,露出来,有时是接连不断的,但其他大多时候是被衬衫遮盖着,然后又暴露出来。我甚至好几次瞥见她右乳头的侧面。

当完成起名后,母亲欣喜若狂,问我什幺时候可能会有第一个销售订单。

“这需要一段时间,妈,也许一两个星期,这个网站才会被注意到。我们必须首先把它推向市场。”

母亲简单地回答了一声“哦”,但很快又恢複了热情。“嗯,我应该回去工作了。”

她刚想站起来,却转过身来面对我,“我知道你还在担心我,亲爱的,但我真的很好。”

我想辩解,但母亲打断了我。“我看见了,你好像总是担心我的这里。”她用手指了指她的胸部。

我想盯着母亲的乳房就是我“担心”的证据。

“这样,宝贝,如果我每天多检查几次,你会感觉好些吗?这其实没有必要,但这会让你感觉好点吗?”

我点点头,仿佛松了一口气。我最好表现得很担心,否则我肯定会有大麻烦的。

母亲扯开她的衬衫,几乎把她右边的乳房全部露出来。她摸着她的乳房下面,用手指寻找那个小肿块。我盯着她露在外面的乳头,当母亲的手指托起她的乳房时,我口干舌燥,感到呼吸困难。我想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确实像很焦虑,因为母亲马上反应过来了。她坐直了身子
并对我露出鼓励的微笑。

“亲爱的,你自己检查一下会不会感觉好些?”

我一脸茫然看着母亲。

“自己检查?”我终于开口了,不敢相信自己的听力

“是的。在这里。”母亲像前一天一样抓住我的手,把它放在她的乳房上。“检查吧,亲爱的。”

我的手指试探性地抓住了母亲美丽的乳球,捕捉到了最丰厚的乳肉,然后缓慢滑到乳房下面去找那个小肿块。我远不如母亲那样能熟练的发现,她不得不打断我的搜寻。

“在这儿,亲爱的,”她说着,把我的手指移向正确的地方。”知道它有多小了吧?小到甚至很难找到。”

母亲用手把我的手从她的乳房移开。一种失望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但很快这种失望感就被喜悦驱离,我知道这种检查可能成为日常。我感到兴奋不已,我在天堂。还能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亲爱的,检查另一个吧,免得你担心。”

母亲把我的手从她的衬衫下面拽到她的另一个乳房上,放在那里。我用手指滑过它的乳肉,轻轻地寻找着能说明问题的硬块。我什幺也找不到,但这次母亲没有打断我,而是让我去检查了更长的时间,以让我相信她是健康的。她柔腻的皮肤触感使我的手指发抖。

“好吧,我想我今晚之前应该是健康没问题了,”母亲在起身準备离开时开着玩笑说。

“今晚之前。”我重複了一遍,没有任何意思。

“今晚,”母亲重複。“我通常在睡觉前检查一下自己。”

我转身看着她离去,看着她漂亮的屁股,我在想,女人会不会屁股也有肿块呢?我转向电脑,打开了谷歌。

那天晚上,母亲下楼到客厅里来找我,之前她和父亲已经上楼去睡觉了。

“我差点忘了我的体检,”她解释着说

她穿着浴袍,满怀期待地站在我面前,一个蝴蝶结紧紧地系在她浴袍的腰带上。

我站起来,靠近她。母亲笑着,但没有像以前那样做任何动作来拉我的手,或者把她的乳房拿出来检查。我朝楼上瞥了一眼。

“你爸已经睡了,”母亲说。

“哦,”我回答道。我试探性地伸出手,试图拉开母亲浴袍的领口,却没有成功。

“你得先解开腰带,傻瓜。”

“哦。”

我拉了拉她腰带的一端,以为它会完全解开,但实际却形成了一个死结。

“该死的,”我低声说。

母亲咯咯笑了。

母亲等着我,我笨手笨脚的去努力解开那个结。我紧张地向上瞥了几眼。但是母亲什幺也没说,也没有显得不耐烦。

最后,我把那该死的衣服解开,拉开了母亲的浴袍。里面,她穿着一件长长的睡袍,腰部向上开着一个长长的V字型,由三条丝带连在一起,最上面一条的已经解开了。我不确定我是在衣服上还是试着把我的手从上面领口伸进衣服里面去检查。我犹豫了一会儿,母亲继续耐心地等着,然后突然拽了拽丝带的一头,第二个蕾丝蝴蝶结打开了。现在有足够的空间让我我的手从上面滑进去,但我把手移到最后一个蝴蝶结,用颤抖的手拿起一头,现在我意识到,母亲会允许我伸手到她的睡袍里。但我可以把她的衣服全部解开吗?母亲的笑容依旧,但我还是害怕了。

我解开了最后一条丝带,然后向上移动着我的手。最后看了楼上一眼,我把手从母亲的睡衣下伸到她的右乳上。我现在知道肿块在哪里,直接把手滑到那里,满意地嘟囔着,因为肿块仍然很小,但随后继续滑动着我的手掌,表面上看像是用手指戳着她的乳肉寻找其他肿块。我揉搓着母亲的右乳,尽可能的延长着时间,然后同样的“检查”了她的左边乳房,又查看了同样长的时间,期间我还设法用手掌貌似不经意的刷过母亲充血勃起的乳头。

当完成这一切后,母亲说:“谢谢你,宝贝。”她边说边重新系好腰带,又低声说:“很高兴看到这房子里至少有一个人还关心我,关心我的健康。”然后,她甜甜地笑了笑,俯身给了我一个吻,说"晚安,晚安",就像我小时候一样。

当她走上楼梯时,她把浴袍扎紧了。

-------------------------------------------------------------------------------

第二天,我想起母亲那些藏在角落防水布下的雕塑。她站在镜子前,似乎没有听到我走进工作室,她挺胸弓背,向上弯曲手臂,手指轻轻拨弄着自己后颈上的头发。最赏心悦目的是,她的双乳向前翘立,身体前后摆动,眼睛凝视着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呆住了,但眼神却偶尔扫视一下她旁边还没有完成的雕塑作品。

我说话时似乎吓了她一跳。

“我能看看吗?”

“啊,你吓着我了。看什幺?”母亲的睫毛下垂,瞥了一眼她的胸口

“那些你隐藏起来的雕塑。”我朝房间拐角处扬扬头。

“哦,那些呀。我可没把它们藏起来,”她辩解道。

“那我能看看它们吗?”我走向防水布。

“不行,不能看。”

我停下脚步,“为什幺呀,它们有什幺可怕看的? 如果它们们是不合格作品,我们应该
把它们挪开,不要在这里占地方了。”

我又朝拐角处走去。

“它们不是残次品,只是,只是这些是裸体雕像,”母亲解释说。

我看上去很惊讶。“裸体?”

“是的,裸体。嗯,是裸胸,总之你不能看。”母亲低下头,脸红了。

“你不想让我看,因为它们没穿上衣? 妈,我22岁了。”

我又向前走去。

”等等,只是,只是…,这些雕像的模特是我自己。”

“妈,即使如此,它们也只是雕像而已。”

“我知道,但仍然...”

“妈,昨晚你让我检查你的胸部有没有肿块,我已经摸过真的了,这些不过是複制品,雕像罢了。”

“我知道,但我让你检查我的身体那是医学问题,和这个是完全不同的。”

“好吧,”我举起手,表示放弃。

不知怎幺的,感觉现在问母亲我能不能检查她的胸部似乎不太合适,这其实才是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我只待了一会儿,就悄悄溜走了。我想母亲看到我离开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当母亲走下楼来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很惊讶。在我解开她的浴袍的时候,她脸上一直挂着神秘的微笑。我又迅速地打开她睡衣上的几个蝴蝶结,在这一过程中母亲没有表示同意还是不同意,只是静静的站着。随后我把母亲的睡衣拉开,一直拉到她的手臂上。其实我没必要把它拉开得那幺大,但母亲并没有反对的迹象。我张大了嘴巴,她完美的乳房在我眼前毫无阻碍地挺立着,美得让人窒息。一手一个,我先是手指轻触,然后两只手掌覆盖住她的两团乳肉,手指四处滑动,轻轻的捏着她的乳房,随后用手掌把它们压在她的胸口上。

“我查了些资料,”我解释道。“把它们压平,那些不易察觉的小肿块更容易发现。”

这当然是胡扯,我甚至怀疑母亲知道我在胡扯。但我觉得我需要找些理由,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解释。捏母亲的乳房来检查是一回事,但用手掌把它们压扁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不过,母亲并没有对此深究,她让我检查了她很长时间。当我完成的时候,发现她的乳头比检查开始时涨大了不少,骄傲的勃起在她的两只乳房上。我没有机会观察的更仔细,因为母亲很快就披上了睡衣。

她俯身吻我时,她低声说:“我想我现在想要你爸了。”

那天晚上,这句话在我的脑海里回蕩了好几个小时,“我想我现在想要你爸了”。她在逗我吗?我想象着她向我父亲展示她坚硬的乳头,这可是我揉捏好的乳头,那个幸运的混蛋。我竖起耳朵听他们做爱的声音,但我没有听到任何声响。这让我感到既高兴又失望。最终,我套弄着我的鸡巴,把精液撒在了短裤里。

------------------------------------------------------------------------------

第二天,母亲又穿上了她那条旧的名牌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宽松的衬衫。直到父亲去上班前,她衬衫的纽扣都完整的扣着,但当母亲和父亲在门口吻别后回来时,一半的纽扣已经解开了。我试着向她提起检查的事,但是母亲拒绝了我,说她必须马上去工作。当我再次在午饭时间提起时,她又断然拒绝了我,说一天一次就够了。我崩溃了。我做错了什幺吗?她似乎对我前一天晚上的长时间体检很满意呀,甚至很高兴,可能还很兴奋。是这样的吗?我是否越过了某个界限,暴露了我的“医学”检查的“性”本质?我希望不是这样。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母亲把我叫到她的工作室。她坐在角落里,手里拿着防水布的一头。

“来,帮我掀开,好吗?”

我迅速走过去帮她,没有问她为何改变了主意。随着防水布的移开,十几个微型雕像展示在我的眼前,全部都是一位女性,摆着各种各样的坐姿,大多是弓着背,高举着手臂,挺着胸部,披着头发,双肩环绕着光滑的脖子。她的乳房和她苗条的身材非常匹配,除了右乳房下方的一个小肿块外,其他部位都非常完美,而那个小肿块更像是工艺上特别的瑕疵,或者是一个标誌。

“妈,这也太棒了。我们必须马上把它们放到网站上。”

“哦,不。这些是非卖品。”

“非卖品?你在开玩笑吧?”

“这些不能卖,太尴尬了。”

“妈,这些会卖出去的。我们网站现在没有任何流量,而这些将吸引大量的访客。”

“但这太……色情。”

“妈,所有伟大的雕塑家都有裸体作品。你得让我把这些放上网站,你必须挣到足够多的钱,否则你最终将不得不回去卖保险。”

“那好吧,但我不想见任何想买这些作品的顾客。”

“别担心,一切由我来处理。”

“别忘了讨价还价。”

“我也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我说。

从母亲那里得到这些新作品的名字和简介要比之前那些难得多,但最终在我的鼓励下她还是完成了,简介都非常感人。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照片拍完,但我对此并不完全满意。作为一个狂热的业余摄影师,我想要完美的光线,但现在条件不允许。尽管如此,我还是设法让每一件作品都有足够好的光影效果。

母亲注意到了我的失望,所以我煞费苦心地向她解释,以免她认为她的作品有任何的瑕疵。她终于明白了,在讨论结束时发表了一个奇特的评论。

“可惜你不能把光和影直接照在雕像上,那你在哪里拍照就不重要了。”

那天下午,我在网站上添加了一些关于癌癥的信息,并提到了那个小肿块,以免有人误认为它是拙劣的手工制作,而不是个性标誌。


那天晚上,母亲并没有在往常的时间下楼。考虑到上午和下午发生的事情,我猜想体检应该已经结束了。但当我看到她穿着浴袍从楼上走下来时,我感到有点惊讶,但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我起身去迎接她,她停在客厅中央等着我,脸上带着奇怪的微笑。

我解开她浴袍上的带子时,她说:“你父亲已经睡着了。”

她向我指出这个情况让我心头不禁一颤。为什幺她觉得有必要让我知道这件事?也许是因为我想得太多了,所以我比前一天晚上要慢上许多才把母亲的浴袍和睡衣解开。当我把她的乳房露出来,用手握住它们时,母亲小声说:“如果你一天只检查一次,最好检查得仔细一点。”

我点点头,但没有看她,因为我已经开始忙着检查她的乳房了。我把手指滑到母亲的乳房上,甚至让手指拂过她坚硬的乳头。我的检查变成了持续不断的爱抚,几乎已经无法掩饰我真正的目的。至少五分钟后,当母亲终于把我叫停时,我们俩的呼吸都加快了,我们的双脚都摇摇晃晃起来。母亲把我的手拿开,但她没有后退,也没有推开我。

“你知道女人的臀部也会有肿块吗?”我突然脱口而出。

我突然想到了这个。

“不会吧,真的吗?”母亲小声说,身体仍然在轻微的摇晃着,就像我一样。

“是的,尤其是如果你胸部有肿块的话。”

这纯粹是一派胡言,我确定母亲知道我在胡说,但我说得仍然满怀信心。

“你检查过你的了吗?”我问道,我的手在她的浴袍内已经从她的肩膀上滑下来,滑到她的腰间。

“没有,我甚至不知道这回事儿,”母亲回答。

“那我最好检查一下。”我说着,双手在母亲的腰部曲线上滑来滑去,轻松地滑过她柔软的睡衣。

我把手放在母亲的后背上,轻轻地把她拉近。当她几乎要碰到我时,她举起双臂,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肩膀。我把双手放低,掌心平放在母亲的背上,向下滑动,直到两只手掌都移到了她的屁股上。我停顿了一下,不敢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继续行动下去。等了一下,母亲没有任何表示,我大着胆子继续移动着我的手掌。哦,我的手在她那温柔,性感的臀肉上滑动,臀部曲线像她乳房的下半部分一样美丽,一样完美。她的圆臀神奇地填满了我的双手,它们是那幺美妙,柔软而坚实,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哦,如果我能直接触摸它们,感受它们裸露的皮肤,我就会在天堂了。我的手掌滑到她的下臀瓣,伸出手指,试了试每一个微微松垂的浮肿的分量,叹了口气,低下头靠在母亲的肩膀上。

“宝贝,”母亲低声说。

“宝贝,”她更大声地重複了一遍。

“嗯。”我含糊地回答。

“我想,也许,我们应该明天再完成这个检查吧。”

母亲用手轻轻地把我推开。

“明天?”

“是的,明天。”

我把左手滑到母亲的腰上,準备离开,但右手迟迟不动。慢慢地,我让右手的手指完全卷曲在母亲的左臀上,直到指尖挤压进她两臀瓣之间的缝隙里,然后,同样慢慢地,我故意擡起我的手,让我的指尖从她的臀部下面一直沿着她的臀缝内滑上来。

“好的,明天。”我低声说。

谢天谢地,母亲没有生气。她探过头来吻住我的脖子,然后嘴唇向上滑动又吻上我的耳朵,她微微湿润的嘴唇在我的脖子和耳朵之间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热乎乎的痕迹。

“晚安,宝贝。”

她走了,我站在那里,空气里仍然残留着她头发和香水的味道。那天夜里这些味道一直停留在我的梦里,久久不散。我连续第二夜把精液射在了内裤上。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